华罗姬

关注我前想好啊,我是D5玩家。

大半夜发文章/脑洞永远比手快/赶的上我就写/反正就是手残/500字一小时也敢当写手/貌似擅长写黑化但为啥主角那么惨/反正也没啥人看我就自己皮吧



我是华(huá)罗/姬,不是华(huà)/罗姬……和大佬华罗庚没有关系……这只是我一个网名缩写……我所有的都起了这个名才被提醒这个问题(´⌒`。)

【补档】当我延迟八百加

乖乖给老福特大哥递茶,只要不屏蔽就是我亲大哥。

求生者视角

屠夫视角




【补档】

我不想吐槽了……

《今晚停电》

老福特,哥哥,别盯着我了。

个人同人设定

分两类。


一为一个角色只对应一个人物,默认私设,因为他们到欧利蒂斯不是来谈恋爱的。


二为家族式,默认原皮是完全继承角色剧情里的性格喜好,其余皮肤拥有同样的记忆但是也有其他剧情外的记忆,同时也有不同喜好不同反应


会尽量避免两个家族绑定式恋爱。


毫无意义—裘医

艾米丽生日快乐!
——————————————
今天不发文说不过去啦
然后是毫无意义系列的练笔,而且不知道算多少个月前的了……记得那时往昔还没出……我研究了两礼拜都补不了结尾……
不要脸地混更.jpg
————————————
     【你在干什么?】他问,困惑地挠着鬈曲的卷发。
     她在亲吻雏菊。洁白柔软的花瓣颤动着,在嘴唇上留下一抹沾染了晨雾的微凉。
     "莉迪亚——"
     婶婶的呼唤缈缈地沿着墙壁上的青苔滑下来,她听见自己脆生生地应了一声,轻快的脚步在石板路上蔓延开去。
     实木门厚实沉重,长长一声吱呀后才有壁炉燃烧后灰烬略微香甜的气味捂住面庞。层层叠叠的窗帘规矩地微束住,明媚的阳光只能从缝隙间挤出来,在羊毛地毯上勾勒出花边纤细的边缘。婶婶应该清理过烛台了——毕竟她已经是大姑娘了,不需要保姆时时跟着,婶婶有太多空闲去擦拭黄铜底座到闪耀——要到夜幕降落它们才会跳动起欢快的火焰。
     现在的屋子里安静昏沉如沉眠,即使重重跺脚的敲击声也会被地毯吞噬,镂空的旋梯盘桓入空,倘若没有紧紧拽住温滑的扶手,她几乎以为自己是踏着虚空。
     上方的楼梯旋转着隐入黑暗,下方的地面也渐渐消失在视野中。
     走啊,走啊,没有尽头的路啊。
     "莉迪亚。"
     "莉迪亚,离开。"
     "莉迪亚,逃出去。"
     镜子中的自己摩挲着镜面,传导出的声音扭折而冰冷。她看见自己身着干练的披肩和短裙,低头只见长裙遮掩了脚面。
……
     【你是在干什么啊?】他问,皱起沾染上眼影的粗眉。
     光天使已经坐起很久了。欧利蒂斯的深夜总是寂静如死亡,再喧嚣的乌鸦也恭谨地保持缄默,厚实若湖水的黑暗只在身周荡开涟漪。
然而她贪婪地吮吸这囚笼般的黑暗,纵是近几日夜半惊醒眼圈发黑,她却只想团起身躯在黑暗中瞪大眼眸发愣。
     她曾见过这样温柔的黑暗,然而却被要求用冰冷的器具取出那些蜷缩的软肉。即便绝对的信任被辜负,气息消迹于无言的病床上,他们依旧闭目保持着蜷团的姿势,仿佛从未离开那片黑暗——也许那茫茫的光亮才是温润的毒药。
     阳光投射总会带起翻涌的影子。
     有多光明,就有多阴暗。
     无论是最初的深夜离家还是后来的午夜出逃,她都小心地逃避着阳光,惶惶如传说中狰狞的吸血恶魔——她不想为了行走于阳光下披上人皮也不愿成为恶魔掌间的人偶,既然徘徊于魔鬼的披风笼罩的庄园能令夜鸟舒展开暗色墨羽,她情愿疲惫的双翼不得休歇。
     在欧利蒂斯,一整个家族共享相同的容貌乃至相同的记忆,然而在这片能将虚幻化作现实的神秘土地上,大家都心照不宣地默许了自己的"过去",尽管记忆中连亲人的容颜也不过是模糊的灰影。
     但毫无疑问,不论是艾米丽还是"她们",亦或者庄园里的大家,都是不堪回首的记忆的逃亡者。
     那么,为何要追忆往昔,为何要自得安宁后又扒开血痂,为何要将明显遗忘的记忆重又掘出,庄园主?
     "我亲吻雏菊。"
     "旋转的楼梯扣成鸟笼。"
     "拖曳着巨大的铁链够不着锁口。"
     "雏菊在花瓶中枯萎。"
     所有的艾米丽聚于餐厅一角,一言搭一言叙述共同拜访的梦境,低语汇聚成晚风绕着门框叹息。
     "……我们,前往何方……?"

     【你到底要干什么?】他问,松开捡拾推进器的手掌。
     没有答案。
     只是艾米丽家族表露出愈发惶惶的暴躁,所有的游戏者都在每日的相遇中清晰感受到这种转变——剽悍如酒红深长时间盯着电机发愣,以至于小番茄被疯狂聚集的乌鸦群离开时劈头盖脸的狂风吓得够呛;怯懦如旧装则是在心跳范围内疯狂炸光半台机子,突然操起板子把某个忙着追猴子的直屠一下比一下狠地砸了半个小时,惨叫声如此有穿透性以至于在花园休假的盛宴哈斯塔惊掉了几个眼珠子到理发师的红茶里;人皇豹纹却是掐着赤脸的胳膊,眼泪哗啦啦打湿了炸药桶和口袋里的推进器,身心俱疲的屠皇当晚就卷着袖子露出一大片乌青要庄园主给伤假,如果奥尔菲斯不相信他拿不动火箭筒的话,他就拉锯把他两都揍一顿——欧利蒂斯在上,由于艾米丽家族和裘克家族的“特殊”关系,至少还遭殃不到别的家族。
     “Emorly。”
     稻草人总是带着低沉而诡遽的口音,声波顺着稻茎流淌,沾一圈草木灰才跳着火星散落,像是斜阳将落不落时分的倦风,慵懒而莫测。透亮粘稠的夕光笼罩整个欧利蒂斯, 尘埃浮动于琥珀般的色泽中有如活灵,整个时空的苦涩都被罕见的光景冲刷至甜蜜如童话,仿佛一切将在这片与众不同中化作奇迹。
     光天使迎着光,眺望欧利蒂斯的边际,只在难得有新人来临的周四,庄园主才会敞开欧利蒂斯与“外面”相连,便于奥尔菲斯驱车——虽然模糊但钢铁都市的喧嚣正越过时空的鸿壑映入庄园,带着令习惯了阴暗的游戏者几乎看不清东西的明亮阳光。
     那对精巧的羽翼在微风中微晃,恒星遗留的光芒为其镶上金边,所有的纤羽都染上透亮,映得光天使仿佛随时都会如杰克收藏的破烂书里写的那样突然飞升。
     “你说,在来到庄园获得永生之前解决掉她怎么样?”
     她笑容明媚,指尖却有不属于她的血珠滑落。

     没有谁会喜欢强行灌入记忆,哪怕是属于“自己”的也不例外。 
     “也许,我们恐惧的不过是看清自己。”

住院住的都忘记日子了……
_(:з」∠)_明天出院我会补的,先拿个半月前的半成品凑个数。
————————
     我本来并没打算养lof猫, 家里已经有两整天在笼子上唧唧歪歪的傻叉鹦鹉。当初为了个游戏专门买了只糟心的新浪微博已经很让家里蹲为难了,为了让他别整天折腾我,还特意又跑回爱屁屁宠物店订了只粉嫩少女心的bilibili与他潇潇洒洒红尘作伴,结果我的闹钟铃也成功从悠扬的钢琴曲变成了“xxx出轨了!!ooo恋情公开!!!!! ”和“改革春风吹满地!!!”的惊天大对决。
     ……妈个鸡早晚把新浪微博拔毛炖汤。
     ……你问为啥不拔毛bilibili?粉嫩嫩的多好看啊,颜值即正义,那新浪微博红烧的色儿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屌。
     而且新浪微博自带暴躁老哥撒孜然红面,柠檬汁腌肉入味,非酋作炭慢烤,滋的一下肥油滴下来……
     冷静,冷静。
     或者也不拔毛,拿喷子和上水军揉一层泥壳,闷成叫花鸡,到时一掰开,那香气,钻鼻子根本拦不住……
     艹,冷静。

     一开始只是听说lof猫贴心的多,但前头几个宠物的确让我慌的可以,尤其是一打开冰箱门还齐刷刷出来一帮黑西装的企鹅——鬼知道我哪根筋抽住了注册这么一堆小号。
      我华罗就是饿死,从爱屁屁宠物店楼顶跳下去,也不会再去买他们家宠物一次!
      然后我有天刚好路过爱屁屁宠物店,一只浅绿色的猫过来扒着裤脚蹭了蹭。
     “喵。”
     真香!!!!!

六赛季皮肤剧情应该是套了哈利波特世界观。

白胡子不用说了,原型应该是邓布利多,守护,白魔法师。

裘克几乎是被强套了海格的人设……(敦厚老实的裘克貌似有点意思)
空军的原型应该是哈利波特里面的傲罗——一种特殊的强力职业。

海伦娜的设定比较像是糅杂的,出生高贵却平易近人让我想到罗恩一家和小天狼星,但最后的问句又让人觉得说不定还真是一个标准的斯莱特林也没准。

祭司的设定是媚娃,准确说应该是一种特殊的精灵,这个不能说是套用哈利波特的设定,因为媚娃本身就是东欧神话中原有的,不过因为哈利波特才更广为人知。(好骚啊)

蜘蛛的应该是化用了八眼蜘蛛阿拉戈多的设定,阿拉戈多由海格养大,并且后来生活在禁林,帮助海格看守禁林,死了也让自己子孙尽量不要伤害海格。
在这里其实和裘克与蜘蛛的背景设定有些相似,并且作为一同演出的同事,除去逃亡成功的舞女,蜘蛛没有被杀死,也许之间还有私交?

医生的原型应该是狼人卢平,不得不说有点带感啊……昨天盐酸还跟我讲,狼人牧师一边吃人一边治疗的设定……

调香师的原型是斯内普,一个有鹰钩鼻的阴沉巫师,他大概又穿纳威奶奶的衣服了。
这个角色本是一个很悲剧的角色,青梅竹马被……咳咳咳,反正斯内普在效忠邓布利多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他效忠伏地魔,实际上他的确效忠邓布利多……真是一位高级卧底,一想起调香反向修机的本事我觉得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占tag致歉(希望就此告别,不想再趟污水)

我曾经在单纯只知道莉莉过来骂人的情况下,在茶基亲友挂莉莉的文底下发表过diss莉莉的评论,也招惹了好些佣空舔狗,在这里我要说:

去你马个逼崽子的,莉莉有娘生没娘养做人没教养没人品,你妈也是把胎盘养大把崽子丢了吧,瞎特么跑来骂人还对头了??我他妈吃不吃佣空看到佣空吐不吐关你卵子事,你舔佣空就不能好好产粮好好维护圈子,瞎鸡儿封圈你当你什么厉害屌玩意儿,格劳资朋友无缘无故被骂还不许人说两句了?你那么喜欢被骂你的DNA都弯成大写的M了吧,合着劳资朋友混隔壁圈子就活该被你们骂?这他妈的骂不还口你倒是梁静茹给的勇气有胆子提,自己圈子的跑去别的圈子骂别人招黑还当厉害事了,你们大佬太太辛辛苦苦为爱画画写文安利别人cp那是大佬的资本,你倒是当自己本事了披个皮底下根本没有二两肉,舔也挑个好的舔,舔一嘴臭虫也不嫌弃流屎的脓噎的慌。


望佣空圈理智粉和太太勿怪,我当时是已经说清楚佣空无缘无故跑来我们圈子骂人,才招了我的黑,但还有有佣空的无脑舔狗过来diss我不是佣空的说什么话,还有人私聊我,大意是我们裘医垃圾别掺和佣空私事。

之所以想骂人就是我十一月份的评论,在十二月份莉莉给了证据我向莉莉道歉,在一月底我再次被舔狗以我是裘医圈的为由讽刺,附上链接之前有几个也是这里回复我不是佣空来佣空说什么话,貌似他们删评了并且艾特 @采芷之莹 

我最烦这种有点脑子就知道情况却不看的智障,平时我都是拉黑了事,前天上线看到莉莉卷钱跑路这种没人品的事的时候看到这种智障,我实在想骂人。

我很遗憾要来骂这些睿智给你们看,实际上我在佣空也有很多朋友,最好的一个是喵星,她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也因此让我对佣空印象较好,然而前些天上线看到又来一个佣空舔狗我实在是烦的不行决定如他们愿让他们体验一下被骂。

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2019生活更好,圈子粮多,b人退散。

实际上因为第五官方糟糕的行为,我已经在别的游戏过年,回老家发现表姐也是LOFTER用户,于是上线加人,遂看到了佣空的大瓜,并且我又一次混乱。

我本来应该好好吃瓜,因为我之前还喜欢双军的时候也不过是因为有喜欢的太太在这个圈,由于那位瓜婆(至少目前佣空吃到的瓜都是和那位莉莉有关),我不得不趟这污水。

现在已经是新的一年,我希望这次把我趟的污水洗干净,说清楚我道过的歉和要骂的人,然后干干净净去填坑杀鸽。

首先我说一下我对佣空某两位的印象,其实两位我都不太认识,但之前看过茶基的文,尽管不是我喜欢的风格但的确文笔好,并且我的好友星也多次和我推荐茶,我对茶的初印象非常好。莉莉我第一次接触的时候她就是条冲过来咬人的疯狗。

在同等条件下我优先选择相信茶基。


导致我不得不趟佣空污水的原因是我的朋友,星,曾经莫名被佣空的两位太太冲过来骂的很难听。

这件事我已经发过文讲过,因为之后星说接受了道歉,那我觉得事情已经了结,便锁了,现已解锁,附上链接。

我十二月站出来diss莉莉的文

我对莉莉表达的至始至终是两个要点:

第一,不管整件事是谁指使的,跑过来骂人伤害我朋友的,是莉莉,她必须道歉。

第二,让本来因为星不想引起两个圈子互撕,一直不直接跳出去diss的我坐不住,是莉莉在撕茶基的时候,拿星被她骂的事出来当做一个实证,并且把她之所以骂星的原因全推到了星身上,我无法忍受受害者反倒因为沉默而背上迫害者应得的罪名。

然而莉莉在和我的对话中一直逃避我的这两个要点,并且拼命往整件事往茶基暗示群里人来骂星这件事上扯。

对于星来说这件事可能伤的最深的是朋友的捅刀,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最直接的那个迫害者有没有道歉。

就好像放狗咬人,主人固然是要罚的,但那狗也是应该打死的。

尽管莉莉的态度至始至终没有让我感受到她有所歉意和悔改,但当事人,星,告知我已经接受了莉莉的道歉,那我也没理由继续深究。


由于莉莉拿出证据证明了跑来骂星是因为茶基的引导。对此我已经在莉莉挂茶基的小号那边道过歉。

附上链接:莉莉给的证据


恐怕要令一直和我联系的茶基支持者失望,茶基在这件事情上的确是做了不好的事,假如她是被冤枉的,完全可以和星解释,我们完全会相信她的,但是之前我和星的交流中得知,茶基已经对这件事道过歉,也就是茶基已经承认了自己空间发说说暗示佣空群的人来骂星的行为。

附上链接:星的图证


我前几天陷入混乱就是因为 @启时TIME老师 告诉我茶基是被冤枉的并且有人告诉我茶基是被污蔑,但是我看遍了那些证据,很抱歉尽管有很多反转的证据,但是没有一张是提到我所关心的这件事。

附上链接:

我所收到回复的动态

启时老师挂的实锤

因此这件事在没有确凿的新证据告知我前,这件事就是茶基借刀莉莉来打击一直把茶基当朋友的星。

或者另外一位当时赶来骂人的 @伊芙零 可以为茶基证清白?


希望新一年能干干净净做人。

终于赶完了,给自己的生贺。差点过点了才想好剧情然后写。
 现实很糟糕但是我很爱这次生日。
 谢谢你们的祝福,这是我第一次收到那么多生日祝福。
 谢谢木哥 @三城木 的图(多次表演反复去世)。
 谢谢六逸 @Baaaaa!!! 给我精心挑礼物。
 还有谢谢游戏排位我和队友说我生日过的很糟所以情绪不稳定发挥不好勿怪的时候,对面还怕找不到我特意换了裘克,抓到我丢去电机,最后把我们四个送出大门。四阶四的屠夫,排位。
 甚至想谢谢第五今天更新屠夫上共研服,我还去抢了个超级热评。
 我爱你们,我爱这个触不到却持续温暖我的网络世界。
 ————————————————————

“嘘,安静点,躲好。”他离开前说。

他是谁?

不知道。

反正是个小丑先生啦。

好不容易偷偷溜进游乐园,怎么能钻在后台不去看表演呢?

裹着幕布探出脑袋去,就像是童话里裙摆长的能让整个城堡的人踩在上面跳舞的公主,然后应该看见王子举着破剑立下宏伟的誓言,不知道为啥那么破的剑总是能打败敌人,但很有气势就是了。

聚光灯打的方向似乎是刚刚的小丑先生,他矮墩墩地把高个摔在地上,咔嚓一声整个舞台都在震动,仿佛有头巨龙要从底下钻出,或者是个帅气非凡被神灵封印在照片或者镜子里的魔王,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吃爆米花,那香甜的气息笼罩了整个游乐园,谁会忍住不——好吧,没钱。

尖叫声此起彼伏,汹涌如海潮,等到骨头旗升起就要吹响号角,让风暴在前方开路——可惜冲过来开路的不是传说中发光的驯鹿或者粘稠的触手怪,只是一个不胖不瘦的贵族老爷,带着矜持优雅的惶恐迈开小碎步,他漂亮的礼帽不知道去哪,露出闪耀的大不列颠头顶来。

他死了。

他当然死了,那漂亮的小碎步可没法逃过轰鸣的电锯。

“嗯?!”嘶哑的嗓音传来,“怎么是你,滚回去躲好。”

他抹了一把脸,其实油彩早就能看见满脸糊了,擦不擦血污都一样,他噗叽噗叽地踩着血走了。

慢慢地蹲回厚布里,外面的尖叫声飘忽着,最终消停了。

“你不害怕吗——你不哭吗?”他粗哑的嗓音从头顶上方飘下来。

“我哭的话你会杀我吗?”

“会。”他的声音带上几分冷笑,“甚至——”

“那你想要我哭吗?你想要的话我可以哭。”

他似乎愣住了。

迈过好几个横七歪八的夫人——她们漂亮的面纱和软帽脏兮兮地趴在地上,再也不会有谁端端正正像活在画像里一样戴好它们了——才注意到笼罩全身的高大阴影似乎滞后了。

“F■■■■■”他嘟囔着要给老师尺子打手心的脏话,几步就追赶上来,粗糙的假肢噗叽噗叽地在地面上敲击。

路过的时候被捞着腰横到肩上。

他的肩很宽,软趴着就像是挂在沙发背上一样,一摇一晃,让我想起偷偷爬上的旋转木马。

“好吧,我带你出去。”他顿了顿,似乎在叹气,我看见被血块凝固得硬邦邦的一条发束也呼地飞扬起来又啪的打回去,“谁叫你生日呢。”





中午还偷偷去吃了超喜欢的那家鸡柳薯条,还有最爱的炒榨面。

祝我生日快乐呀。

这个屠屠我看了三次才看懂( ’ - ’ * )没抢到前排还很慌,怕这次出手没有热评。
我解释完以后觉得她好有母爱,爱了。